主体与他者的相遇

   列维纳斯将伦理学作为第一哲学,这基于他本身
所处的汗青现实。在汗青现实之下,他对东方传统哲学的主体观提出了质疑,将多年来被忽略的他者地位提升了起来。在对他者的关怀中,经由过程他者之“脸”的剖析模式,建构了对他者彻底卖力的伦理主体,并在主体与他者的辩争中明确了主体与他者的关连。 

  要害词主体;他者;伦理;责任;脸 

  中图分类号B82 文献符号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4)15-0055-01 

  摩登法国哲学界列维纳斯在伦理学的语境下会商主体问题。他认为伦理学的实质是伦理玄学,它不是会商详细的品德规范,而是关心形而上的伦理问题。如他所言“我的任务不是去建构伦理学,我只是起劲去发明伦理的意义。”而主体也是在对伦理意义的探求中建构起来的。对主体而言,首先回答的是“为什么是伦理的人?”。列维纳斯认为从方法论上来看,对“我”的回答不能只局限于主体本身
,而应关联着他者对我的考察。从他者的视角来看的话,必需引入我他主体间的关连。列维纳斯进一步下降了主体的地位,把主体看做一种屈服于他者的受苦的、自虐的主体,献身于他者的主体。因而,我之所以成为伦理的人是由于我不得不如斯,我是被挑选的,是他者命令我,让我成为一个伦理的人。本文将对列维纳斯伦理学思想进行探究,结合其所处的汗青现实了解到问题认识。论述伦理主体的诞生,并对主体与他者的关连做必然的阐释。 

  一、主体的伦理学语境 

  列维纳斯对主体的研究是树立在其伦理学的语境之上,他对伦理学中他者与小我私家关连的思考来源于在汗青现实中获得
的问题认识,这类问题认识下所产生的伦理思考和传统的伦理理论有着很大的不同。对列维纳斯而言,伦理学所追求的是一般伦理关连的本色,所关注的是一种原初的或者根蒂根基的伦理事务,这类伦理事务源自于小我私家与他者的遭遇。 

  列维纳斯对其伦理学的语境中主体的建构和其对东方传统哲学的批评
是分不开的。列维纳斯认为,“东方哲学通常是一种主体论经由过程置入一种中间和
中立项而将他者还原为同者,以确保对具有的了解。”①在“具有”的伪装下,很多事物表示出现实的合理性与整体的协调型。对他而言,作为第一哲学的本体论是一种权力的哲学。列维纳斯这类对本体论哲学的质疑和否认和其二战中的汗青境遇密不成分,二战中他身陷囹圄,家人全被纳粹所杀,这些痛楚的经历使其更为深切的认识到这类哲学的不公正性,由于它没法思考他者的他性,哲学的本体论不但没有对“同者”提出质疑,反而以其本身
同一性和确定性作为根蒂根基,在这类“同一”性的循环里最终将他者的他性排除在外。列维纳斯在这类状况当中
认清了汗青现实,在同一哲学中看到了伦理的缺失,在这当中
获得了问题认识。面对无辜罹难、饱受摧残的人们和
列维纳斯本身
支离破碎的人生体验,列维纳斯建构了本身的伦理学思想。不同于传统的伦理学或为树立品德标准和行为规范而具有,或为树立品德原理的普遍性和权威性,列维纳斯将着眼点致力于伦理关连当中
,这类关连并不是一种详细的经验上的实在关连,也不是一种抽象的理论认知关连,而是一种原初的伦理关连他人总是第一个来临者,而我总为其卖力。因而列维纳斯的伦理事务不在于追问或者问答“是什么”的问题,也不在于探寻“应该怎么”的问题,而在于他者的加入及其对小我私家构成严重挑战和质疑的这一最初理论时刻,和
我怎么回应他者的根蒂根基现实。 

  二、伦理主体的诞生 

  我之所以成为伦理的人并不是我自愿的,而是被他者所挑选的。我与他者之间的关连毕竟是怎么的,列维纳斯利用了一种特此外方式来进行会商——与他者的“背靠背”。我与他是脸对脸,背靠背,这是一个双向交流的进程。因而,对主体的剖析不是只是独自的主体本身
,而是包括了面对主体的他者在内的。 

  列维纳斯在和本体论强烈的决裂后,将主体转移到伦理的羽翼下,与他者相遇。但什么是他者?列维纳斯认为他者是不成测度的。“他者”虽与“我”背靠背,但他者和我并不呈现在同一种认识当中
,不能用同样的尺度来度量,因而他者具有于相对他律的全国当中
。别的,“小我私家”是“他者”的人质,“他者”在小我私家获得确定性之前就先行虏获了小我私家。当主体和他者相遇时会产生
怎么的关连呢,列维纳斯用“脸对脸”、“背靠背”的模式进行了剖析。在我与他者的相遇进程中,他者的脸的首先显现着对我的征求、召唤信息,表示着他者对我的占有的愿望。愿望先行俘获了主体,诱惑主体小我私家决裂而趋向于他者运动。而主体的脸面对他者的脸这类呼唤,会做出必然的回应。列维纳斯认为,回应(response)和责任(responsibility)从词根上看相同,也就是说回应本身
包含着责任的意义。这类责任是不成庖代的的,树立在与他者的非对称的关连当中
,也恰恰是这类责任构成了主体真正的自由。别的他者是全然异于我的他者,他人的具有以脸显示,脸的显现表明我必需对他的言说有所回应。由脸的剖析揭明,人的伦理性是在与他者的交往中建构起来,由此确立了卖力任的主体性观念。真正的主体性观念成立的基点不在于我本身,而在于异于我的他者。 

  既然主体是由他者建构起来的,这是否意味着主体性的消解?在列维纳斯看来,在主体身上具有着开放化的趋势,这是由他者的命令所招致的,我必需为他者卖力。他认为,“人类在他们的最终本色上不仅是‘为己者’,而且是‘为他者’,并且这类‘为他者’必需敏锐地进行反思。”由此看来,列维纳斯并不否认主体性,只是否认为己的主体性。 

  三、主体与他者的辩争 

  在主体与他者的相遇后,列维纳斯以他者来界说主体,以他者界说的主体是把主体看做伦理的、卖力的主体。但这类卖力的主体是在面对他者之“脸”后所被动蒙受的,主体似乎在在与他者的伦理关连当中
丢失了其本身
的自主性和独立性。怎么为这类所谓是为他的主体性进行辩护,要害是对被动性的界定。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应该区别两种被动性,以界定列维纳斯所说的被动性的意义。第一类是与自动相对的被动性,类似于阳相对阴;第二类是超越了自动与被动之间的被动性。列维纳斯赞成后者,怎么了解这类被动性呢?打个比方,我头疼,但这个疼痛不是我所能左右的,它说来就来,我没法挑选什么时候痛什么时候不痛,就好比我没法挑选我所承当的责任一样。我所承当的责任是出于他者的命令,他者说“不成杀人”,我只能蒙受与回应。当然,这里被动也不是指的什么都不做,我还是在做,在实行责任,但是行动的发动者不是我,而是他,因而我是被动的,这是被动的第一个意义。别的,主体对他者的被动有一种遵从的意义。例如《圣经》创世纪中第22章以撒的“绑缚”。天主检讨亚伯拉罕对其是否忠诚,让亚伯拉罕以子献祭。亚伯拉罕以“我”的身份,天主是以“他者”的身份,面对天主的“他者”以子献祭的求,“我”只能蒙受去做。但留意的是这类遵从不是上下级的阶层遵从,而是伦理上的卖力任。 

  这类被动性主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我把所有的他者的责任都背在身上,被他者困扰着,我不能也不成以求他者为我卖力,由于那是他的事情,责问他者是否卖力已超越了我的权限。第二,我能够庖代他者,做他者的人质,但他者不成以庖代我,由于我的独特认同基于我的责任,我为他者的责任。“我能够用我来代替每个人,但没有人能够用他来代替我,这是我不成剥夺的主体认同。”因而,主体的被动性与他性是一致的。别的主体的被动性还有一种“源始”的含意,既是指主体保持本身
的奥秘,有没法被认识认识的一壁。列维纳斯认为人都有东西需隐藏,都有鲜为人知,没有被显现的一壁。主体可能变成他者,也具有不成思议的他性,在回避
认识的同化、知识化。这类回避
烘托出主体的被动性。也因而,主体有着神秘性,是不成被简化或还原成可被认知的东西。这样也说明,主体作为一个伦理的人具有本身
的尊严。 

  参考文献 

  1法伊曼纽尔·列维纳斯著.从具有到具有者M.吴蕙仪译.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 

  2尚杰著.从胡塞尔到德里达M.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 

  3胡继华著.后现代语境中伦理文化转向M.京华出版社,2005. 

  4杨大春著.列维纳斯的世纪或他者的运气M.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5杨大春.列维纳斯或主体性的失落、延续和转换J.江西社会科学,2009.